中學生需要培養的10種意識

作者:湯飛平    發布時間:2016/9/1    瀏覽:407

【總73】當代中國學生最需要的10種意識

原創 2016-08-10 余黨緒 思辨讀寫

1、獨立人格

每個人都在不同的意義上屬于他人,屬于某個集體:我們是父母的子女,我們是社區的居民,我們是單位的員工,我們是學校的學生,我們是國家的公民;在不同的內涵與層面上,我們屬于我們的父母,我們的家庭,我們的班級,我們的單位,我們的國家。

但是,我首先是我自己的。而在最終的意義上,歸根到底我屬于我自己。

這就是我們的人格。每個人的人格都是獨立的。我是我自己,我屬于我自己。我的生命由我自己支配,包括我的身體,我的意志,我的思想,我的天分,我的力量,我的熱情,我的愛,我的恨……

我的人格是獨立的,你的人格是獨立的,他的人格是獨立的,所以,人人平等。任何形式、任何目的的人身依附,所有對人權的踐踏或者讓渡,一切試圖主宰別人的身體、意志和情感的行為,以及所有被美妙的烏托邦和嚴明的邏輯包裝起來的等級制,都是對獨立人格的侵犯。

在一個正常和健全的社會里,每個人都有權力選擇自己的生活方式,擁有自己生活與思想的空間,能夠自由地選擇信仰,自由地表達思想和情感,能夠依照使自己的個性得以舒展和張揚的方式來建立與社會的聯系。

生命屬于你,生活就是你自己的。你沒有義務復制別人的人生。當然,也沒有必要。

戕害獨立人格的,不僅有政治上的專制。文化上的專斷,也同樣戕害著獨立的人格。

其實,對于每個個體而言,堅守獨立人格也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恐懼和誘惑,從兩個方向考量著個體對獨立人格的定義。對強權和孤獨的恐懼,對金錢與權威的膜拜,融入“大多數”的欲望,甚至不勞而獲的懶惰,一夜成名的夢幻,或者一份徒有虛名的獎勵,都可能讓你放棄自己的尊嚴,低下曾經高貴的頭顱。

一個社會的進步,不一定表現在產生了多少令人驚嘆的經濟奇跡,也不一定表現在推出了多少科技成果,或者誕生了多少大作巨著。只需看每個平頭老百姓,為了生存與生活,需要付出多少人格與尊嚴的代價。

2、自由思想

自由思想至少有兩層含義:一是思想本來是自由的,二是思想應該是自由的。

前者的意思是,思想與生命同在,如同有了火,就有了火焰。思想是無法扼殺、禁錮和消滅的。專制者至多消滅產生思想的肉體,卻無法撲滅思想本身。

每個生命的形態是不同的,每個生命的軌跡和力度也是不同的,這決定了每個人都是獨立的思想家。有的人像太陽一樣耀眼,那是先知先覺者;有的人像月亮,在每個晚上靜靜守候在天邊,借助太陽的照射,散發出微弱的光亮,給仰望他的人以希望。還有的人,像螢火蟲,在草叢間,在墓冢旁,在莊稼地里,積攢了好幾天,閃亮幾秒鐘。但那又怎么樣呢?只要有生命,就一定有思想的光彩。

后者的意思是,思想的自由,像宿命似的,從來都是專制者、暴虐者掃蕩的對象。大到法西斯體質,小到某個自以為得了真傳的邪教教主,都試圖把自己的思想填充到別人的頭腦中,并使之在別人的頭腦中開花結果。但如同所有人看到的那樣,熄滅思想火花的嘗試,只能激發出更多、更燦爛的思想烈焰。思想的淤積,猶如江水的壅塞,一旦潰堤,其爆發力將成百上千倍地壯大。但是,專制者和暴虐者總是沒有記性,他們連一天也不放過對思想的禁錮。為了“自由思想”這個理想的境界,已經有無數的前人付出了包括生命在內的代價。

思想原本應該是自由的。

思想本能地尋求表達、交流、繁衍與擴張。思想是可貴的,但若缺乏了表達,缺乏了傳播的路徑和媒介,思想在很大程度上就失去了它的生產力和戰斗力。

自由思想,并不意味著每一種思想都有益于人類的進步,有益于改善人類的處境。思想,總是真理與謬誤同在,正義與邪說共生。只有在開放的平等的“思想市場”上,危險的、虛偽的、荒誕的思想才能被淘汰。否則,騙子們就能輕而易舉地將假冒偽劣披上真理的外衣,到處兜售。

對于一個民族來說,最有戰斗力的,是思想;對于每個個體來說,支撐你做到最后的,依然是不竭的思想。

3、公民意識

作為世界上最古老的公民,蘇格拉底有著高度自覺的公民意識。他說他愿意做一只城邦的牛虻,依附在城邦的身體上,為了城邦的健康,生命不息,叮咬不止;他整天游蕩在街頭,與那些無知卻自以為博學的青年人辯論,讓他們灰溜溜地逃走,然后在街角的某個不起眼的地方,慚愧地回望那顆偉大的頭腦。蘇格拉底因為思想而被判處死刑,但在生與死面前,他選擇了死。他認為自己是城邦的公民,他選擇了城邦,也就選擇了城邦的法律。

公民,首先是一種身份。你不是某個君父的子民,不是匍匐在地的臣民,更不該是違法亂紀的暴民。你是這個國家的組成部分,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你不比任何人卑賤,也不比任何人尊貴。你享受你的權利,維護你的利益,但你不用對誰三跪九叩感恩戴德,因為那是你的權利,而非別人的恩賜。當然,你也該盡你的義務,承擔你的責任,你不能推卸,因為那同樣是公民的一個部分。

公民,走在中國的大地上,走在陽光下。

公民,說句大白話,國家認你是自家的人,你也不把自己當外人,就是這樣。

確認自己的公民身份,意味著再不能僅僅滿足于做一個好父親好兒子好丈夫,因為你在屬于家庭的同時,還屬于這個社會。在家里侍候好生病的父母,出了門看到倒地的別人家的大爺大媽,也不能因為害怕被訛詐而拒絕施以援手。

公民的身份,更多體現在你在公共空間的言行。在公共空間,使個人的情感邏輯暫且讓步,讓法律先行,讓公德先行,讓理性先行。

公民身份是天然的,但公民意識卻不是。長久的封建統治以及體系嚴密的臣民教育,給我們這個民族烙上了深深的心理創傷。國家意識欠缺,權利意識淡薄,法律與公德概念不清,等級觀念嚴重,缺乏獨立人格……這一切,都與公民身份相悖。難怪老一輩思想家李慎之先生晚年感慨說:若有來生,他想做一個中學公民教員。

政治民主化,經濟市場化,文化多元化,這正是養育現代公民的肥沃土壤。愿新一代公民茁壯成長。

4、理性精神

18世紀的法國啟蒙思想家,為了反對蒙昧主義、專制主義和宗教迷信,祭出“理性”的旗幟,提出現存秩序和一切事物都必須接受理性的審判,并為自己的存在尋找理由。“理性”是啟蒙運動的劍與矛,一路篳路藍縷,披荊斬棘,摧枯拉朽,為建立自由、平等的新秩序立下了汗馬功勞。

理性是一切愚昧、專制、迷信、極端、狂熱、絕對、曖昧、騎墻的天敵。在虛幻與事實之間,它選擇客觀;在愚昧與科學之間,它選擇規律;在冷酷的現實與狂熱的理想之間,它選擇直面;在盲從盲信與自覺自主之間,它選擇獨立思考和批判。它否定不計成本、大干快上、多快好省式的大躍進以及狂熱的全民運動,而主張實事求是、注重效益、講究程序,追求實際的成果與利益。

理性,說到底是人類在不斷的實踐與反思中形成的一套公理、規律與法則。人類總在為自己的沖動、盲目、野蠻、偏執和某些莫名其妙的詩情畫意買單,在無數次的悔恨中,終于領悟了“理性”的價值;終于意識到,做任何事不僅要追求“合目的性”,還要講究“合規律性”,因為只有尊重事實,尊重規律,才能最終實現自己的目標。否則,只能是南轅北轍,買櫝還珠。

既要合目的,又要合規律,“理性”必然將人類導向科學、實證與邏輯,導向民主、法治與多元,導向對話、妥協與和平。人類歷史證明,這些理性的價值才能給人類帶來穩定、繁榮與進步。

本能、欲望、情感、直覺、意志這些非理性,也是人性的重要內容,是生命力與創造力不竭的源泉。不過,人的本質恰在于理性對非理性的自覺和有效的控制。若沒有理性的引導和制約,本能與欲望就會惡性膨脹,情感和意志就會異化變形,美好的信仰也會誤入歧途。

《中國科學技術史》的作者提出了著名的“李約瑟問題”:為什么近代科學,亦即經得起全世界的考驗并得到普遍贊揚的科學傳統是在地中海和大西洋沿岸而不是在中國發展起來的呢?答案是多種多樣的,但理性精神的匱乏,毫無疑問是必不可缺的一個答案。

5、質疑能力

我思故我在,思想是人存在的表征。思想的起點,在于質疑。質疑的對面,就是迷信與獨斷。迷信的人不知道質疑,獨斷的人反對質疑。

質疑,首先是一種意識和姿態。面對所謂的權威、傳統、權力、大多數、圣人、雄辯的邏輯,你會怎么辦?遺憾的是,在不斷的熏陶或盤算后,許多人都會低下高貴的頭顱,放棄了質疑的權力。更為悲哀的是,這樣的屈服在頻繁的反復后,會積淀成為本能。可憐的人啊,在思想上已經做了奴隸。

其實,質疑原是人的本能。每個生命都有自己的意志。風可以吹起一只風箏,卻無法吹走一只蝴蝶。為什么?不服從就是生命的特性。不服從,就會質疑。但環境能改變人的天性,消弭人的本能。在更多的時候,順從與皈依所帶來的安全感、滿足感和成就感,會腐蝕追求自由的心,聰明的人們選擇了逆來順受。

質疑,基于生命的本能,卻又有賴于理性的力量,它是一種理性的能力。停留在本能之上的懷疑,算不上真正的質疑。《祝福》里的祥林嫂,她也質疑。逃婚就是一種質疑;拒絕嫁給賀老六,是質疑;在婚禮上拼死拼活,也是質疑。臨死了,她還在質疑:“人死后是不是真的有靈魂?”但祥林嫂的質疑給她帶來了什么呢?是一次又一次地而且越來越慘痛地將她送進了命運的死胡同。為什么?因為祥林嫂的質疑,始終局限在別人為她設定的圈套里,她在別人的邏輯中走迷宮。所以,她越質疑,她離生命自身的需要越遙遠,禮教的繩索將她捆的越緊。

獨立的人格,自由的思想,乃質疑的前提;理性的精神,科學的素養,才是質疑的基礎。

質疑,并不必然導致懷疑主義。質疑的價值,在于肯定真理,在于摒棄謬誤。在質疑基礎上建立的知識與信仰,才能長久的停留在心田。若所謂的圣賢權威因質疑而顏面掃地,那不是質疑的罪責,恰是質疑的功勛。

6、悲憫情懷

“二戰”結束后的某一天,冰天雪地的莫斯科大街上,寒風嗖嗖。一群德國戰俘耷拉著腦袋走過,他們饑腸轆轆,瑟瑟發抖,驚恐不安,不知道什么樣的命運在等待著自己。市民們睜著仇恨的眼睛,吶喊著,咆哮著,詛咒著,口號唾沫,連同臭雞蛋石頭,像子彈一樣砸向俘虜們。

這時,一個白發蒼蒼的老太太,靜靜地走到一個雙手被銬的戰俘面前,將撕碎的面包一口一口地喂給那個可憐的小伙子。

驚恐的小伙子愣住了……

那一瞬間,莫斯科也驚呆了,寂靜了。

人群終于安靜下來,一個,兩個……人們扔掉了手中的石頭,紛紛拿出隨身攜帶的食物、圍巾,走上前去……

這是一個讓人無法不感到溫暖的故事,故事的真實性無從考證,但人們還是寧愿相信它是真的。是的,在仇恨的廢墟上,燃燒起溫暖的火把,不知喚醒了多少人心中沉睡的愛、同情與憐憫。

同情與憐憫,是人類珍視的美德。苦難與罪惡伴隨著每一個生命。孤獨,絕望,悲苦,哀傷,無助……在浩瀚的宇宙中,人類是那么渺小;在滾滾的歷史洪流中,個體又是多么卑微。在人生旅途中,只有彼此的愛,彼此的憐憫,彼此的扶助,才能讓生命多那么一點點光亮。

即或一生風平浪靜,個體也無法超越生命的自然法則,生命在本質上是偶然的,人生在本質上是孤獨的,死亡是每個生命的必然歸宿。這注定了生命的悲劇色彩。我們只有互相憐憫,相互守望,才能完成生命的一次又一次的交接。

每個世紀都在上演著血腥的屠殺、殘酷的暴政、毫無人性的清洗、各種名目的隔離。專制、獨裁、暴政總在挑戰人類道德的底線、生存的底線。但人類的偉大之處就在于,即便是在這罪惡的土壤里,也開出了人道主義的花朵。戰勝仇恨的,不是仇恨;戰勝罪惡的,不是罪惡。從孔夫子到托爾斯泰,從佛陀到基督,圣哲們都在宣講愛的故事,都在訴說悲天憫人的情懷。只有愛,只有同情,只有寬容,才能帶領人類走出罪惡的泥淖。

總有一種力量讓我們淚流滿面。。

76回到常識

越來越多的人在呼吁“回到常識”。如果“回到常識”也成了一種呼聲,那么,這個時代一定有許多不合常識的地方。

“綠豆”成了包治百病的靈丹妙藥,GDP成了衡量政績的唯一指標,考試成了檢驗學生素質的唯一手段,每個家長都在為“不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焦慮,“不要和陌生人說話”成了新的安全常識。還有一夜暴富的奇跡,一舉成名的幸運,一手遮天的權勢……而在更早的時候,我們這個民族曾經深信我們的糧食產量“大躍進”,畝產高達幾萬斤。

是什么迷住了我們的雙眼,總也讓我們違背常識?

是急功近利的貪求。

是浮躁虛華的心靈。

是悖逆理性的腦子。

于是,利令智昏,鬼迷心竅;腦子發熱,智商下降;靠譜的少了,玄虛的多了。

人是要吃飯的,硬是有人聲稱辟谷一個月;人是會死的,硬是有人叫賣長生不老的仙丹;人多少是要逐利的,硬是有人說自己“毫不”利己,“專門”利人;人無論如何是有自己底線的,硬是有人說自己“宰相肚里能撐船”。此時此刻,常識到哪里去了?

為什么違背常識的“常識”反而成了“常識”?騙子得手靠傻子,若沒有一個急功近利、虛妄浮躁的社會土壤,這些反常的“常識”怎可能有自己的市場?

其實,常識也并不是一成不變的。人類的進步,就表現在打破舊的常識,建立新的常識。“日心說”取代了“地心說”,是進步;人人平等取代了等級制,是進步;自由戀愛取代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是進步;科學取代了迷信,是進步;勞工神圣,取代了“勞力者治于人”,是進步;男女平等取代了男尊女卑,是進步……每一次舊常識的打破,就意味著人類思想的解放,科學的進步,人權的勃興。

可見,不是常識不可打破、不能打破,問題在于,究竟是什么樣的常識被打破了,被推翻了。

有些常識肯定是萬古不變的,比如人總要吃飯穿衣,總要趨利避害,總是貪生怕死。再偉大的體制、道德、法律、學說恐怕都不能違背這些常識吧!

一方面,要回到常識;一方面,要建立新的常識。這樣的背反推動著社會前行。

8、堅守良知

孟子說:“惻隱之心,仁之端也;羞惡之心,義之端也;辭讓之心,禮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每個人的內心都有向善的因子,都有天賦的善念。

惻隱之心,羞惡之心,辭讓之心,是非之心,這就是良知,這就是底線。若誠心培育和擴張這脆弱的善念,則人人皆可為堯舜;而一旦心靈蒙塵,失落了這條底線,也就喪失了做人的基本資格。

良知面前,退無可退。

2011年10月13日,佛山兩歲的女童小悅悅被車碾壓。7分鐘內從女童身邊經過的十幾個路人,對此不聞不問,視若未見。幸虧一位撿垃圾的阿姨,最后把小悅悅抱到路邊。俗話說:見死不救,禽獸不如。人的惻隱之心在哪里?良知在哪里?

毒奶粉,毒大米,人造雞蛋,死豬肉,注水牛肉,地溝油,吃避孕藥的黃鱔……違法添加,以次充好,農藥殘留,腐敗變質……接二連三的食品安全丑聞挑戰著人們的心理底線。民以食為天,這些作惡者的羞惡之心在哪里?良知在哪里?

有無數理由可以為失德、缺德辯護。制度的缺陷,體制的漏洞,管理的疏失,行善的風險,周圍的誤解……實在找不到一個像樣的理由,還有一個理由似乎也冠冕堂

皇:別人都這樣,憑什么我就不能這樣?想必夜深人靜的時候,那些從小悅悅身邊冷漠走過的人,那些制作假冒偽劣食品的人,一定這樣安慰過自己。

兩千多年前的東漢,有一個叫楊震的官員,也遭遇過一次行賄。行賄人勸誘楊震:“你知,我知,你怕什么?”楊震答道:“天知,神知,我知,子知,何謂無知?”

這個行賄者,哪里知道楊震害怕的,是他內心的道德律令,是他做人的良知。康德說,有兩樣東西讓我感到驚奇和敬畏,這就是星月浩淼的蒼穹和內心的道德律令。

民諺說:“頭上三尺有神明。”這“道德律令”和“神明”,不就是做人的良知么?

心有所畏,心有所敬,這就是良知。

9、拒絕遺忘

歷史是一部記憶與遺忘的斗爭史。而記憶與遺忘爭奪的對象,是一位叫做“真相”的女神。

人的記性是有限的,人類的記性也并不像樂觀者想象的那樣可靠。我們看到的,更多是時過境遷的遺忘,是物是人非的扭曲,是滄海桑田的虛無。撇開遠古時代因記錄和傳播手段的限制所帶來的遺失或遺忘不談,就看剛剛逝去的20世紀,又有多少歷史的真相已經或正在被時間的海洋所淹沒?像“南京大屠殺”,30萬人的血跡與死狀,竟難以留住“遺忘”的腳步。這僅僅能歸結于人們的麻木嗎?這樣似乎把歷史看得簡單了點。

還有更令人感慨的扭曲。當一代一代的見證者離開了這個世界,當一個一個親歷者拒絕見證,當有人炮制出他們所需要的“真相”,這歷史的面目,究竟是何等模樣,想一想真叫人不寒而栗。古希臘伊壁鳩魯學派有句話:活著的時候死亡還沒有到來,死亡的時候你已經沒有活著。所謂死無見證,正是歷史的悖論與無奈,或許更是一種悲哀。

我們習慣甚至默認了“時間說明一切”“好在歷史是人民寫的”之類的箴言,這看起來很樂觀;換個角度看,難道不是一種懦弱、無奈與悲涼嗎?把真相交給歷史,是不是在推卸自己對歷史的責任?或許我們正在欺騙自己,也在欺騙歷史。

拒絕了遺忘,才能捍衛記憶。

記憶,是人類遺傳與進化得以實現的基本機制。有了記憶,才有人類文明與進步的積累。捍衛記憶,就是捍衛真相,捍衛真實的歷史。

一個記憶的片段,其面目往往是模糊的。但當無數的歷史碎片拼接成了一個真實的歷史圖景,其面目就會清晰起來。在這個意義上,歷史真的是一面鏡子。通過這面鏡子,我們能大體看出歷史變遷的脈絡,看出當代生活的某些動向。

10、審美人生

人生在世,若有人說自己沒有半點功名利祿的追求,那不是傻子,就是個騙子。即便像陶淵明這樣的隱士,也是在經歷了一段“非常態”的官場生活之后,才有勇氣選擇隱逸——這另一種意義上的“非常態”。其實,隱士之中,也是真少假多,更不乏走終南捷徑的人,借隱士之虛名撈取功利之實利。捫心自問,不經歷滾滾紅塵,怎甘心終老林泉?你看《水滸》中那些宋朝和尚,多離不開酒色利祿;倒是武松與魯智深,在經歷了一番生死見識了一番富貴之后,成了清心寡欲、超然物外的得道高僧。

這就是人。

在今天,功名的價值已經得到了充分的社會認可,金錢撐起了很多人的尊嚴,權勢彰顯了很多人的價值。這是一種進步,不僅是觀念上的進步,其實也是一種道德上的進步。奮斗時如履薄冰,成就時揚眉吐氣,再不用羞羞答答,遮遮掩掩。我們終于走出了道德與功名的二元悖論,坦然地走在功名的大道上。

確認了功名的價值,才能理解自由的價值。以功名的虛偽和虛無來凸現自由的價值與意義,其實也是對自由的貶低。

物欲與支配欲是人的本能,金錢與權勢給人帶來的滿足,如同食物滿足食欲一樣,總能讓人體驗到一種直接而鼓脹的快感,人人皆會,無師自通。越是粗鄙的靈魂,越是低俗的精神,越是空虛的心靈,越能從金錢與權勢中獲得幸福感。

相反,人人追求自由,人人都渴望享受自由的快樂與幸福。但是,有多少人能承受自由所帶來的孤獨與寂寞?有時候,我們拼命奔跑,瘋狂追趕,而原因僅僅是害怕被潮流所拋棄。

我們走得很急,走得很快,走得很遠,以至于我們常常忘記了為什么出發。人生,需要一顆審美的心,正像阿爾卑斯山上的那個用心良苦的提醒:“慢慢走,別忘了欣賞”。

當我們感到疲憊和失落的時候,讓自己的心暫時離開自己的軀殼,到遙遠的天邊,審視一下我們正在走的路。

不忘初心,方得始終。

 

Copyright@2009-2018 株洲市南方中學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備18002763號-1  湘教QS7-200505-000292   投稿入口 校內辦公入口

株洲市南方中學 學校地址:株洲市蘆淞區董家塅

招生熱線

0731-28550326

28552555

株洲網站建設
九九99热久久精品在线6,538prom精品视频在线播放,免费三级现频在线观看,琪琪影院yy480线观看 在线无毒免费三级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