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從應對壓力開始

作者:鄧偉    發布時間:2014/5/16    瀏覽:919

成長——從應對壓力開始

     這是人民網教育頻道的一次訪談,訪談對象是北京大學學生心理健康教育與咨詢中心主任劉海驊和北京交通大學心理咨詢中心張馳。主題是:成長——從應對壓力開始。

[主持人]:各位網友大家好,歡迎收看人民網心靈關愛行動系列講座。今天我們講座的話題是成長從應對壓力開始,今天邀請到演播室的主講人,北京大學學生心理健康教育咨詢中心主任劉海驊老師,劉老師,歡迎您作客人民網。

[劉海驊]:各位網友大家好。

[主持人]:北京交通大學心理素質教育中心張馳老師,您好。

[張馳]:網友朋友們大家好。

[主持人]:歡迎兩位老師今天來到這邊跟我們講解青少年壓力的問題,說到壓力,很多網友會有這樣的困惑,這是一個小孩子,哪來那么多壓力呢?對我們來說,學生的壓力主要來源于學習嗎?還有其他方面嗎?

[劉海驊]:從學生的壓力來源來講,他們從外在社會上的一些壓力,這個壓力包括了有他們自己個人性格層面的,也還有包括它在跟別人交往過程中的,社會交往的壓力,還有就是他主要的角色和任務,就是學業的壓力,這三個主要的壓力源加在一起會對他造成一些重要的影響。

[主持人]:具體聊一聊這個壓力吧。

[張馳]:剛才劉老師提到一點我覺得特別好,其實對中學生和大學生的壓力還有一點差別性。中學生,我現在正在教高一,會遇到一個什么問題呢?在一個班里有淘汰制,20人,壓力巨大,要學習。在中學生里面,第一大壓力是學習的問題。對于中學生來講,所有目標是考大學,唯一一個目標就是大學,我們在中學里特別清楚的一點,壓力就是讀大學。讀大學過程中,對班級的問題,他們有一個競爭的壓力,有好班,有競爭壓力。普通班也有一個壓力,大家都上大學,我該怎么辦?學業,目前來講,對當下里面可以看到,是學生的主命脈,考分也好,主要壓力來自于學習。不可忽視這一點,青春期這個階段,十四五歲、十六七歲,最主要的是同伴的認可.這時候家庭認可不重要,老師認可不重要。我兒子上幼兒園,老師的話就是圣旨,必須要聽。我在學校是老師,回到家里是家長。對中學生來講,同伴壓力最大,叫同伴認可。需要人際上的認可,同學之間的認可。如果學習壓力太大的話,他們之間缺乏溝通和交流渠道,這個時候壓力,之間沒有關愛,這個問題更加嚴重,所以這是兩個。再普遍一點還有家庭對他的期望,學校的一個外在壓力。中學生主要是這么幾個。[15:15] [主持人]:這是中學生的問題,第一來源于學業的問題,第二是來自于人際交往的壓力。

[張馳]:對同伴認可的壓力。

[主持人]:成長十幾年以后對自己有一個定位,也期待外界對自己的定位達到平衡。

[張馳]:或者他更希望同學對他的認可更強一些,父母認可已經不重要了,同學說他好才是真正的好。

[主持人]:大學生呢?

[劉海驊]:大學生和中學生不一樣,中學生作為高考一個非常明確的目標,他知道我要考一個好的大學,但是對于大學生來講,好像他這樣一個目標就突然消失了。曾經我的老師比喻,中學的時候,就像在山洞里面,火車在隧道里面行進,他能看到遠方的亮點,就是洞口的亮點,他會逐漸越來越清晰、越來越靠近,到了大學之后,火車就走出隧道了,周圍全都亮了,目標不明確,目標很多。我們說大學生有很多可以選擇的目標,無論在學業、專業上,還包括課外活動上面,都有很多的選擇。這些選擇就會給他們帶來一種選擇的壓力,選擇焦慮和恐懼,不知道應該選擇怎樣的人生,不知道應該怎樣的人生是適合自己的,以及是什么樣的人生選擇是能夠養活自己,給自己提供一個非常完善的好的前程。

[劉海驊]:我的學生里面,我在輔導的時候,更多的同學會表現出一種很迷茫,就是他對于外界非常的迷茫,很困擾,很迷茫,他們不知道我是誰,以及我將來要成為誰。對于這一點,可能是最顯著的。

[劉海驊]:另外還有一點,人際關系的壓力,它會轉移到,會過度到一種親密關系的需求和壓力。大學生里面的戀愛問題,戀愛困擾,就會變得尤其的多。這種戀愛困擾,他們試圖想去親近異性,又不知道如何親近,親近之后怎么去維持這樣一種關系。在這種關系里面怎么處理關系當中的憤怒,那樣一些嫉妒,負面的情感怎么表達。這一塊問題上是第二大問題。

 [劉海驊]:第三大問題就是學業,這和中學生很像,學業也會有壓力,這個學業壓力不太一樣的是,大學的同學他們的學業可能不再是說我覺得這個學業非常的辛苦,很痛苦,而是學習方法怎么去轉化,因為中學太習慣,我們的教育特別習慣老師講,學生去吸收,給予式的,他們會按照既定的方法和模式去不斷的學習。到了大學之后,他們好像就開始要學會自學,就是自主學習是大學的一個特別明顯的特征。所以,我同學經常跟我抱怨說,到了大學之后,尤其中學生到大學生的新生,上課不知道老師講什么,因為老師會漫談,會談一些知識和心得,學生有點抓不住重點,他在課下的自學的精力和自學的能力可能就變為非常重要的層面和方法。

[劉海驊]:我覺得大學生的特點,他可能會有一個自我發展的壓力,一個是親密關系需求的壓力,另外是學業上也會有一些變化和轉化。

[主持人]:能感覺到中學生和大學生雖然說年齡相差沒有幾年,但是階段分析還是非常明顯的。我們先說中學生,比如他一直很有長期的壓力,從高一開始一直到高三,長期的壓力對他們有什么危害呢?

[張馳]:早上我在路上邊走的時候邊給我姐姐做工作,因為前兩天正好是他們考完試,一共73人,她考了全班級第50名,50名是什么概念?他們這次要出去很多學生,原來考第八,現在有兩人出去,她變為倒數第三名了,她壓力很大。我就跟她講一個問題,我回家經常看到她,看到她有時候沉默寡言,她其實是很活潑的孩子,小時候表達演講比賽非常好,待人接物。學習之后變得有點麻木,這種壓力是競爭的,包括擔心自己被淘汰,擔心自己考大學不會考上好的大學。我第一個擔心,這個孩子能不能健康發展,因為我是搞心理工作的,今天早上我和姐姐談一個重要的問題,她有壓力在,可以存在,不是不好,但一定要讓她參與勞動,什么意思呢?她有價值感的時候,不僅從過學習本身。因為有很多孩子,包括抑郁癥的孩子和出了問題的孩子,你會發現他除了學習之外,一旦學習受到挫折之后,他就會垮掉了,為什么呢?他找不到自我價值感了。自己在家庭存在沒有意義感,對人生就會絕望,一定讓他參與勞動,一定要做事情,或者家庭聚會,他還要參加,為什么這樣?我們很擔心他學習時間不夠,實際上不是不夠,而是效率不夠高,或者方法不夠得當。而一旦把人之間的情感丟失掉了,他強調的發展,會出現幾個問題,第一情感冷漠,只注意智力因素,但情商、情緒智力沒有了,如何處理自己的情緒,如何跟別人溝通。有一個采訪談到一個問題,16歲的兩個孩子,中學生,在上課的時候,一個在班級里讀課文,同桌,他讀聲音大了,就說他,我習慣這樣,兩人吵起來了,他回到宿舍里又吵起來了,吵起來之后,這個女孩拿水果刀劃了一下她,傷害到她了,這一個很小的事件把它發展到這么大,孩子可能是競爭壓力,也可能是處理情緒能力不夠,除了關注學習以外,還要關注他對問題的處理能力,這種能力是在人生發展中是特別必要的東西。長期的精神壓力疲倦全部投入學習,一定會產生結果,情感冷漠,對自我要求提高,而且會惴惴不安,每天擔心受怕,這種不安感在生活里會缺乏快樂感,就是缺乏創造性,不愿意學習,而是學習的痛苦,討厭學習,焚書事件,每次大學畢業后砸東西,其實是宣泄憤怒和不滿。我擔心他長期的壓力大,導致他內心對情感的扭曲以及對未來生活失去希望和人際的冷漠,這些問題是我們現在社會上出現那么多事件的核心因素。

 [主持人]:講得特別好,我們可以很簡單的理解,全社會尤其是高中生,如果他們說分析一個小學生一年有一半的時間在學校,一半的時間在家里,對高中生來說,一年四分之三的時間都在學校里,我們一直用成績來要求他們,當成績達不到自己對自己或者家人對他的要求,他就會缺失一種成就感,不認同自己,懷疑自己,這樣長期下心,可能會造成抑郁癥或者不愿意見外人,都是一種缺失。

 [劉海驊]:我接觸的案例還有一種特殊的,很多中學生對于學業很厭倦,對人際有點回避,他會有一些走失、消失或者逃避學習的一些逃課的表現,這些表現也是很多年的壓力的積累,長期壓力的效果。我想每一個孩子,我相信他們都有一種想積極向上的動力和能量的,如果他一開始碰到壓力沒有得到很好的解決,他就有點覺得自己自卑,在學業上趕不上別人,碰到班里的同學不太認可他,一到班里面沒有人理我,沒有人認可我,像張馳老師說的,青少年特別需要同伴的認可,還有父母逼著他要學習,把他所有玩的時間、娛樂的時間全部剝奪掉,他就會承受這樣一份壓力。這樣一種壓力也會帶來一些身體上的損害,比如開始有一些焦慮,他就失眠,晚上睡不著覺,失眠的時候就反復的想,下午的時候,班里哪個同學說了我什么,有一個眼神,他就會反復對白天的日常的和他同學交流這些事情,我們叫一個思維的反芻,不斷咀嚼里面的味道,弦外之音,在這種情況下,失眠進一步加重。頭天晚上睡不好,第二天上課沒有精神,聽不進老師講課,他的學業可能進一步受到影響。壓力就一直這樣惡性循環。長此以往,身體也會發生變化。咨詢很多孩子,是生理的問題,比如頭痛、拉肚子,有些牛皮癬,我的一個同學是全身長遍了牛皮癬,就是平時精神壓力沒有很好的宣泄途徑,所以他用逃課、玩消失這種方式來找到一個出口,說我想獨立,我要做自己,我要尋找一個自己希望得到這種生活的方式。所以,這種我們所認為問題的行為,可能也是它的一種應對方式,也是他去宣泄自己情緒被壓抑了很多年的,覺得沒有辦法喘息的很窒息的感覺,他想尋找一種出口。

 [主持人]:說尋找出口,我們一直很關注中國的青少年沉迷于網絡的網癮問題,這是不是也是因為長期壓力造成,而尋找到了一個可能不是很適合的出口呢?

[劉海驊]:心理學家曾經做過一個實驗,是用小白鼠做實驗,把電極放在小白鼠的快樂中樞,是大腦皮層,腦皮層的快樂中樞上面,去電擊它,每一次電擊它,他覺得很欣悅,也很快樂。而這種快樂是及時獲得的。他們會把電擊發聲的裝置放在小白鼠的籠子里,給它一個杠桿,小白鼠很快就學會了,一摁杠桿它就會欣悅,你會發現這樣的小白鼠到最后就會形成喪失自己所有的功能,它不去吃飯、喝水,不去交配,而是不停地摁這個杠桿,累得筋疲力盡,最后在快樂中死去。我覺得青少年的網絡成癮很像這一點,當他在社會層面上沒有獲得同伴的認可,他的學業上的一種成就感的獲得,父母也不太認可,他就會退縮到一個像小白鼠籠子里及時獲得快樂的裝置里面,就是我們的網絡,我們現在網絡的游戲和網絡的關系,可能是很容易獲得的某種成就感和某種親密感的一種渠道。他們就會在這里面,獲得極性的快樂,極性的快樂就會把社會層面獲得快樂的機會全部抹殺了,他越待在網絡里,越不愿意走出網絡,越喜歡待在虛擬的空間。它也很像毒品,一旦吸食之后,心理很依賴,很難戒斷了。

 [張馳]:昨天我找了40個學生聊天,為什么找他們聊天了,在學習上有很多的困難,我做了一個簡單采訪,有多少學生在玩游戲了,80%的人在打網絡游戲,有時候并不想打,但控制不住。除了打網絡游戲之外,他覺得沒有什么事情可以做的事情,他也想掛掉和戒掉,但是戒不掉,或者家中沒有做什么應對方式。還提到一個概念,他到今天這樣的狀態不是一下子形成的,怎么形成的,和中學、大學聯系起來的,中學學習,大家知道是在一個班級上上課,老師讓你干什么,家長讓你干什么,就盯著你,來到大學,老師經常說,你到大學以后輕松了,解放了。所以很多孩子來了之后就解放了,另外有一種被騙的感覺,大學學習并沒有那么輕松,它需要一個自我學習的能力轉換,從被動到主動,從環境被約束到一個自我管理,這中間是一個真空地帶,是一個落差感,很多學生不學習之后,趕不上以后,越學習越糟糕,會發現沒有價值感,會發現這樣的孩子沒有愛好,比方說對于運動很少有這樣的愛好。所以,它這樣用網絡游戲填補空虛。剛才海驊老師提到獲得滿足感,在網絡里打殺也好,通過競爭關系,通過模擬的人際互動,不是正常的人際互動,獲得一種情感關系,是靠不住的,缺乏一種安全感。在網絡游戲里,我不聊就不聊了,有控制感,在現實里做不到,要控制自己的情感。網絡背后實際上是一個深層次的體現。我做了一個問卷,里面還有人際關系的疏離的,我們做一個推論,學習不好的人,通常是不太開心的,因為沒有愉悅感,除了學習本身還有人際的愉悅感。大學里面更加多元化的,不僅是學習,社團,人際,除了關系方方面面的東西,他沒有愉悅感,背后是他不愿意跟別人溝通,把自己的心靈關閉上。還有一個是中學過度的封閉,你剛才你說的危害,我特別擔心,如果在高中階段和初中階段,每天只是學習的話,我們研究了很多實驗,失去和別人關愛和交流的機會,到大學的時候,基本上十七八歲人格形成的時候,他們已經形成固有的思維模式,就很難去改變他和別人交流的模式了。

 [劉海驊]:可能會報復性的使用網絡。因為在高中的時候沒有時間,家長不允許他玩網絡。

 [張馳]:斷掉它,用各種恐怖的方式斗爭。

[劉海驊]:一到大學有自主權利的時候,就會報復性的使用。中學到大學的過渡過程,中學生以后也要面臨大學,在中學的時候應該教會他們怎么學會使用自己的時間,時間管理的問題,怎樣更好地控制自己的行為和自己日常的生活。因為現在很多玩網絡游戲的,玩網絡游戲并不是問題,而只是成天的在玩網絡游戲,玩網絡游戲不愿意和別人交往,這才是問題。我看一些孩子,好幾天,不好好吃,不好好睡,玩網絡游戲,成天夜以繼日的,有的還很厲害,好幾天不好好吃不好好睡,站在后面看你玩網絡游戲的,這是更有意思的。我想這種成癮的狀態,一定是剛才所分析的,他內心的空虛和缺失,而且又缺乏他對于未來目標的一種追求,他不知道自己未來應該走向哪。當下,他又很痛苦,而且之前可能在中學的時候戒斷很多痛苦,到這個階段,認為需要補償一下自己,用各種各樣的方式,網絡可能是現在很常見的方式,其實是對現實生活的一種逃避。

 [主持人]:剛剛談的是由于長期壓力給孩子們造成的身心,長期的話會對孩子造成身體的影響,不管是中學生還是大學生。老師說了有壓力,我們要找到合適抗壓的過程,先談一談怎么抗壓。兩位老師在工作經驗當中有沒有特別有意思的事例跟大家說一說。

 [劉海驊]:先從我自己出發,剛才老師已經說了。參加一些體育勞動是很好的一種方式。我自己特別喜歡去做一些體力的活動,因為我的工作也是一個腦力勞動,而且是一個情緒勞動,我總是要給我們的同學,幫助他去宣泄壓力。所以我自己壓力比較大。在壓力比較大的時候,一定要有一個出口,但主動的找出口,而不是等到最后爆發的時候,不知道在哪有出口。主動找出口我很喜歡通過體育鍛煉,我很喜歡極限運動,比如滑雪或者蹦極。這種極限運動可以快速地讓我能夠有一種很放松和很舒展、愉悅的感覺,這樣的活動又和我志同道合的伙伴在一起共同研究滑行路線或者共同研究旅行的一些方案。在這個過程當中,不僅是說我們有一個體力的放松,有一個身體的鍛煉,同時也建立起自己的圈子。我想可能現在的人壓力比較大,無論是成年人還是青少年,有自己的一個圈子,是非常重要的。而這種圈子的建立,用什么來建立,應該用共同的愛好。所以,現在大學里面很多最好的朋友,并不是自己的同班,我相信張老師也有這種感覺,不一定是同班的,也不一定是同宿舍的,同樣的興趣小組和同樣社團的,有共同愛好的,會有更加的接近,這種接近是發自內心的。現在很多中學也很好,他們會有很多興趣小組、課外活動、課外班,我建議可以打破班級的界限和班級的屏蔽,在更廣泛的范圍內讓他們通過興趣結交一些好的朋友。在他們需要別人幫助的時候,也可能更加容易去找到這些同學。我在做咨詢的時候,我發現我們的同學碰到特別壓力的時候,他往往去找自己社團的一些好朋友,因為他們本身通過興趣形成很親密的連結,這種連結在應對壓力的時候可以起到作用,是非常好的心理支持系統和心理支持力量。

[張馳]:剛才說完以后,我都覺得蠢蠢欲動,身上有很多相似點,我是打網球的,他們說每天張老師保持這樣的狀態,就像打雞血一樣,我說不是,我也有苦惱,我用運動的方式,去運動,跟朋友交流,有植入系統,海驊老師提到一個非常好的概念叫植入系統,回過頭來看中學生,還是談到孩子的事情,當時英語從第八名到第五十名,很受挫,家長也很著急,我姐姐做了一個非常好的事情,把她跟她一個同學校的高三的學生做交流,看看高三學生怎么面對當下的生活壓力的、學習方法的,以及自我同班認可的,這很重要。她發現找同齡人交流和宣泄,是中學生特別好的方式,因為父母親已經不太理解了,你教給他的學習方法已經不適用了,是過去你的經驗,很多父母學習沒有他的能力好,真的是這樣,找同伴,找他大一點的去交流、宣泄和傾聽,這是非常好的,對他來講,化解壓力的方式。除此之外,可能這是偶爾發生的,還有長期的就是做家務。海驊老師說到,中學生也是腦力勞動者,他特別需要用體力的方式緩解,這種發泄、宣泄,勞動、運動,因為他沒有時間運動,讓他運動不現實,一個星期休半天,老師把體育課都取消了,你讓他運動不現實。在家庭里讓他參加勞動,告訴他一個事情,在家里還要勞動,打掃衛生,這個時候他有價值感。當然,如果可以的話,偶爾看一點書,時間太少了。我們目前考試發生了變化,英語學習越來越少了,小學要取消英語學習,由150分變為100分的學習,增加語文的成績,我覺得很重要,對我來講也特別重要,對中華文化要傳承,國學的知識也好,人們要學習,這時候看書也是緩解壓力的方式,有些人喜歡靜態的,有些人喜歡動態的,因人而宜。

 [張馳]:回頭看大學,上課的時候我經常講一點,一個人能夠持續發展,絕對不是你取得成績的狀態,有自己的圈子,一個圈子通常情況下是由于自己的共同愛好。舉個最簡單的事,我們倆是球友,找你辦事特別容易,為什么?感情基礎在那,大家在一起宣泄。其實情緒和壓力是一種內在的能量,這種能量長期積聚之后,沒有出口就會爆發,出現身體的、情緒的變化,包括失眠的狀態,其實運動也好,去宣泄也好,交流也好,都是把出口打出來,或者你可以寫日記,家長不要偷看,這也是宣泄壓力的方式,寫出來,把情感的情緒宣泄出來。對中學生、大學生來講,一定要有愛好和運動,你這樣講,他體會不到,真的體會不到這有多重要。為什么,他已經形成一個習慣了,在高中每天學習,覺得沒有意義的,沒有價值的,喜歡運動的,攔不住也要運動,怎么找到他們更適合他們自己的方式,至少有一個出口,至少自己有一個渠道來發現自己內在的一種,你說壓力也好、情緒也拔,憤怒也好,等等很多東西,因人而宜,但至少一點,家庭要引導,我們社會環境可能也要大力引導,需要開發一些公共設施,這是很多很多現實的問題。

 [劉海驊]:老師剛才說到的能量,我特別有感覺。其實我通過咨詢會發現很多學生在認知層面,他知道我應該做什么,我應該學習,應該好好努力,應該和別人交往,但是他沒有能量,他沒有動力和能量,他走不出這一步,他很抑郁,我自己做也沒有用,也沒有辦法,不知道有什么技巧,這是一種很自卑的狀態,尤其這種自卑主要是針對他的學習或者人際關系,他不愿意走出去,他沒有能量。我們應對壓力在兩個層面工作,一個工作層面是說我們增加他的能量,是情緒方面,增加能量。比如我們倆建議的打打網球、滑滑雪這種體力勞動、體力運動都是可以幫助增加能量的,不僅是強身健體,還可以讓自己的情緒擺脫很負面的焦慮的、抑郁的情緒。當有能量的時候,有認知,就可以發揮作用,就可以采取行動,第二步就可以采取行動,開始進行問題導向。我的學生,先問他們平時喜歡干什么,他說我喜歡踢足球,我說你有沒有踢?說好久不踢了,為什么不踢?因為沒有時間。我鼓勵他,這次給你留作業,下一星期踢兩場球,然后再做咨詢。效果非常的好,通過自己喜愛的活動,讓自己的能量增加了,我們回到咨詢室來,我告訴他,你自己都知道自己的目標,可能我應該做什么,你現在有能量去做的時候,他就開始可以把注意力放在問題解決上面,就是學業的或者人際關系的,我可以開始主動做一點什么。我想這兩個層面的應對是需要緊密結合的,而且順序也是科學的。

 [張馳]:我產生一個聯想,現在我們很多孩子沒有動力,實際上是一種依賴感,路徑依賴,習慣控制和發展起來,對中學家長要提一個概念,很多中學有一個愛好,喜歡讀這本書或者畫畫,都是能量的宣泄,千萬不要遏制他。比如現在以學習為主,實際上畫畫都不影響的,愛好也是一種支持,除此之外就是人的交往,心理的支持。如果這兩部分在,你會發現一個有愛好,同時人際跡關系好,這個人第一發展不會太差,第二,遇到困難和挫折,他會很好對待。現在北大做得比較好的地方就是危機干預,人際關系好的宿舍、學員也好,很少會發生危機事件,或者機率很低,為什么呢?背后的能量相對來講是正性的、積極的、流動的,所以有時候有些東西會化解掉了,有些人喜歡上心理,上課我們有問卷,有反饋。我們是理科院校,很累,壓力很大,所以一星期上一次,特別的開心,而且很多人本來有很多困惑,怎么一上課就解決了,其實也沒有談他的問題是什么,但是他的問題能夠解決,我們也在好奇,我們探討,后來發現情緒解決,一種內在能量宣泄出來后就解決了,所以他就沒有。有時候幫助別人也好,是無形的,讓他緩解情緒壓力,背后是能量的流動,是給他提供出口。這個道理都懂,就怕堵,沒有疏導,我們在這些課也好,是接納孩子,你現在遇到這個問題是正常的,我們接納他,也接納這個孩子有一些問題,這個人,是正常狀態下的人,這個問題怎么解決掉,這個問題不是你的,現在只是屬于你,我們要幫助他,家長也要有這樣的狀態,不要把他排斥掉,不要他因為學習不好就否定他。

[主持人]:兩位老師講這個讓我想起一個事例,有一個母親在初中以前在學校里很活潑很活躍,當過文藝委員,各個方面都很優秀,善于表達自己,上高中的時候,高一還好,高二的時候,壓力慢慢大,這個孩子不愿意說話,家長也希望幫助他找到喜歡做的事情,平常在家里等于全包全攬,只要你說你想做什么,爸爸媽媽都會滿足你,這個孩子變成無所不求的狀態,但壓力很大。家長也會感覺,孩子在學習階段不要讓他們壓力,他們認為有壓力是不好的事情,兩位老師怎么看待這個問題呢?

 [劉海驊]:這是另外一個極端,家長認為如果孩子不要有壓力,這本身也是很不客觀的,其實一個孩子的成長是需要有一點點壓力感,這種壓力可以幫助他去成長的。比如做另外一個試驗,把小老鼠扔在水杯里,讓它在水杯里掙扎,平均下來,一個老鼠在八分鐘之內就會斃命,做另外一個對照組,也放在水杯里也會掙扎,但是不同的是在5分鐘給它一個救生板,把它救上來,救上來之后再過幾天把它放到水杯里,看它有什么變化,這時候它堅持的時間是會更長。我們會發現,其實這個實驗告訴我們一個個體的成長,應該包括兩部分,一個是有壓力的,讓他有逆境,在逆境里撲騰,如果沒有機會在逆境里撲騰,身體里的潛能是沒有辦法極致的發揮,你又不能做到極致,沒有任何支持。第二只老鼠給他一個救生板,讓他有一個被支持的感覺,他能夠在一個逆境里堅持更長的時間,我想這種壓力的作用和功能就體現在此。他可以去激發,適當的壓力可以激發一個學生好的潛能的發揮,但是過度的壓力又會去破壞他正常系統,老師說到為什么中學生也是一個情緒勞動者呢?因為一邊做作業,一邊很痛苦,很恨他的學業,又必須做,他其實帶著兩個負荷,一個是情緒的負荷,非常的討厭,另外的負荷是怎么解決學業的問題,有時候可能在能力層面和投入時間層面就是不夠,這兩個層面都解決掉的話,再加上一點壓力的感覺和感受,他的狀況是會發生得很好。對于個體來講,最重要、最難的就是怎么平衡。你既不能讓自己太放松了,我們就追求幸福,并不是說每天都能很休閑,每天可以曬太陽,很愉快,我覺得這樣的狀態也是很難去維持的。

 [劉海驊]:另外一方面,我們也不能給他的學業太滿,讓他覺得喘不過氣來,怎么把這兩個平衡好,剛才說到例子,他原來花很多時間做休閑和學生工作,發揮興趣的這部分,但是他在學業這部分沒有很好的過度,看似原來很放松,玩得很好,突然進到很禁錮的環境,從一個極端走向另外一個極端,我希望是如果有這樣的模式,這個家庭應該是有一個過渡的狀態,家長應該起到一個引導的作用。

 [張馳]:我原來是醫生,我不知道你們出生是怎么出生的,你怎么來的,是擠壓嗎?順產的孩子,我們知道有鬼門關,生產的時候,我一直在陪產,因為我是醫生。孩子順產是很艱難的,除了擠壓之外,還有愛撫,被撫摸過,孩子出來以后,協調性會比較好。順產的時候,為什么不會老生病,協調性好。剖腹產是直接拿出來了,有破繭而出的過程,擠壓以后會飛,因為水分擠壓到翅膀上,如果是打開,發現翅膀很小很小不能飛翔,這就是一個壓力。我想每一個人從小到大,壓力是如影隨形的,每個人都會有,一直到我們離開這個世界都有壓力。其實壓力這個東西是好東西,它不能過大。壓力有一個模型叫倒U字,什么叫倒U字呢?壓力逐漸增加的時候,效率逐漸增高,到最高值就降了,沒有壓力的時候,這個人無所事事,做什么事,很多社會發生很多事情,這個孩子沒有壓力,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太沒有原則,就是這個孩子沒有壓力,孩子會出現極端事件。有了壓力后,到頂點以后,效率最高,如果再增壓的話,效率低了。為什么很多孩子學習變得很糟糕或者情緒糟糕,壓力過大了,就像彈簧一樣,超過他的極限,反而過猶不及。所以,這種壓力沒有好壞,只有一個適當的狀態。你要去觀察,孩子教育過程中很復雜,要關注他成長的狀態。員工也是一樣的,老板刁難員工,他每天上班遲到干嗎,就散掉了,所以他給員工擠壓,榨取你,你還天天罵他,還去上班,每天罵他,煩死了,但他也不辭職,說明壓力是正好的。實際上壓力是有一個變化的。

 [主持人]:經過兩位老師的講解,明白壓力對于尤其在成長中的青少年是必需品,但是這個必需品要有一個量,如果吃得太多對他的身心壓力造成很大的負荷效應,生理上造成負擔,心理產生問題。壓力不當的話,又無法激勵他朝著目標全力奔。我們分來說說,解決這個壓力有很多部分,首先從孩子說起,從學生個人說起,自己該怎么衡量壓力是多了還是少了,該怎么做?

 [劉海驊]:我剛才說到壓力的產生,它其實是來自于兩個層面,一個是他的情緒,他可能每天沒有做很多事,也很累,為什么累呢?情緒、抑郁和焦慮,如影隨形,伴隨它很痛苦,另外,對學生來講就是學業和人際關系,這兩個層面也會困擾它。情緒這一塊的壓力,他要有一個宣泄途徑,剛才講到很多情緒宣泄的方式,找到適合自己的情緒宣泄方式,不一定非得運動,運動是兩位老師特別建議,是我們最喜歡的。它也是特別科學的。如果真的不太喜歡運動,先從別的地方做起,我們發現有心理學家研究,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幸福通道,有的人是視覺型的,通過繪畫,到戶外看一些美景來獲得某種幸福或者減壓。有的人是聽覺型的,就聽音樂,或者跟人聊天。像運動可能就屬于本體型的,我們喜歡讓自己在運動過程中體驗壓力的釋放。其實最幸福的是那種味覺型的人,吃一頓美餐,讓自己得到這方面的滿足。我身邊的一些味覺型的人是很容易把自己的情緒通過這種方式做到一些釋放。其實我建議的是,能有一個復合型的,任何一個人不是完全只有一個通道,一個幸福通道,他應該有多種復合型的,當你可以減壓的渠道越多的時候,可能你就越容易獲得一種壓力的釋放。根據現實的環境,現在沒有好吃的,我就去運動一下,現在沒有好的運動場合,我跟人家聊聊天,聽聽音樂,可以不斷根據情境調整運動方式,把你的情緒做一個很好的緩解。

[劉海驊]:另外,我們剛才談到的話題,要有一點壓力,我們碰到壓力不要逃避,很多孩子是一種逃避的方式。所以在學業上碰到困難,或者跟人家交往和溝通碰到困難的時候,很多孩子選擇逃避了。我想告訴他們的是,你應該去直面這個壓力,你不要先想著要逃,你待在那里,和你的恐懼、焦慮在一起,你嘗試修復你和它的關系,或者在現在沒有辦法解決,你想其他的方式拓展一下思維等等,不要太急于放棄。我看到很多孩子在學校出現問題,一開始是碰到困難就放棄了,我就不干了,不做了,第一次碰到人家臉紅,很羞澀,逃開集體活動,時間一長,就喪失了去鍛煉自己克服和解決問題的機會,他就沒有辦法去面對。所以,這些社會的環境是始終存在的。他一開始是逃避,永遠是逃避,這部分是永遠沒有機會成長的。這兩個部分都是在我們前面的很多論述里面有很多的支持。

 [張馳]:剛才老師提到這一點特別的好,我補充一點點,就是壓力的面對方式,真的有很多人用逃避的方式,它有四個步驟,第一是先去面對它,很多時候你不面對它,你覺得這個不是我的,是別人的,不可能,人生發展是自己所經歷的,要面對它。第二是接受它,很多人反感是我是最倒霉的人,情緒是困擾的,他不愿意接觸這樣的問題,接受不了,從內心上很排斥,這時候不如客觀的看待這個問題,否則就沒有機會解決了。每個人在不同階段遇到不同的問題,這時候家長和老師都要做工作。第三是解決它。解決它干嗎,應對方式,學習,不會的找同學請教或者老師,通過宣泄方式,老師用了幾個非常好的通道解決它。包括情感的解決,人的溝通,很多問題你會發現是解決不了的,它有時候是發展中的問題,最后是放下它,這是智慧了,暫時放一放,也是通過努力的,不是一開始放下它,不是一開始用逃避的方式放下它,經過努力后發現沒有效果,先放一下,通過半年看這個問題,也許解決了。因為前面經過努力后沒有解決掉,也不要糾結于它,也不要每天執著為什么解決不了。從面對到接受,從接受到解決,從解決到最后放下,我覺得這個人的成長里面會有很多,其實人的成長也是這樣的,螺旋式的上升,一段時間看不到自己的變化,只有垂直的來看,才能看到人的變化,這個過程中需要外界人對于中學生也好,大學生作為引導,我們在大學里面有這樣的機構,非常好的幫助他疏導和輔導他看這個問題。中學生在這方面的渠道很少,我們需要給他們有這樣的途徑,加強心理輔導,一周之后,叫心靈驛站,有一個喘氣的機會。他們三個人談完之后,原來他比我還痛苦呀,會有一個安慰感,他原來認為世界上最倒霉的事是我,沒有發現還有比我痛苦的,發現你不是孤獨的,不是你一個人戰斗。

 [主持人]:對很多青少年來講問題都是很類似的,我體會就是一個成長的過程,就好像以前有一個老師跟我說過,人類也在開始走路的時候,還不知道什么是走路,需要別人幫扶,首先他面對走路,走路過程是很痛苦,需要摔倒,需要磕磕絆絆,需要爬起來,原來走路是一個經過鍛煉的過程才知道什么叫走路,當真正掌握走路技能之后就忘記什么是走路,而是正常的走,沒有想到先邁左腳還是右腳,這也是一個過程,先解決它,解決不了先放一放,過一段時間發現這個技能是你非常熟悉和領悟的。兩位老師說的,我想到一個小孩,比如大學生相對于中學生來說,解決壓力感覺更輕松一點,聽老師這些方法,大學生更有時間,中學生相對來說好象更沒有時間解決問題。

 [劉海驊]:我覺得并不存在這樣一個絕對的區分,這其實還是源于自己,也就是說,大學生可能好一點的是,他離開了父母,大學生離開了父母,他沒有父母的管教。我覺得這并不是一個絕對化的優勢。和父母建立一個聯系,跟他建立一個溝通,而且要教育我們的父母是應該怎么樣跟我們的孩子提供一個什么樣好的成長空間,而不是在于壓力很大,很枯燥很單一的學習環境,也不是放任他去不斷的休閑、娛樂,這其實對家長來講也是一個特別大的挑戰。

 [劉海驊]:我覺得對于大學生來講,他們可能更要學會怎么去掌握或者去使用和家長分離的優勢,他可能既是優勢,也是一種壓力。但是,你怎么樣重新去建構一個你和父母溝通的方式,去告訴他們,我在做什么,我現在在朝哪個方向努力。有的時候,我們看到很多孩子,他離開了家庭,父母還依然很焦慮,因為中學的時候就非常的嚴格管教,到大學以后,他依然很焦慮,每天會打電話發短信,甚至中午該吃飯了,都發短信,說你該去食堂吃飯了,該睡午覺了也發短信,午覺要起床了,再發個短信。好象依然是沒有擺脫,從空間上看起來是擺脫了,但依然沒有擺脫和父母非常緊密的聯系。

 [劉海驊]:相反,那些比較開明的父母,即使在他的身邊,他能夠去相信那個孩子,給他很多的空間,讓他自己去嘗試自己自主的選擇和決定他的時間的管理和目標的選擇。我覺得到了大學之后會有一個很好的過渡。我看到這兩位老師,不是因為在中學和父母更近,到大學和父母更遠,還是有差別,還是和父母最初的教導方式把他們塑造成這樣的一個溝通模式。

 [張馳]:我剛才突然看到我們的話題特別有意義在哪里,我們在播種一些東西。我們現在在大學里工作,原來是醫生,醫療環境這樣的,我很慶幸,因為在大學,學生很簡單的,中學更是如此,只知道是學習。心在哪,時間在哪,時間在哪,收獲就在哪。學生都把時間投在學習了,就沒有任何思想。我們講播種一個思想,收獲一個行為,播種行為收獲一個習慣,播種習慣收獲性格,性格決定命運。旗幟影響格局,我們要多一些東西植入進去,植入信心,中學生很乖的,給他植入一些信心,家長想不到,你學習好就OK了,將來就會出人頭地,后來發現可能不是這樣的。通過企業家做了一個調查,你會發現,10%的企業家來自重點大學,10%的企業家沒有讀過大學,80%的企業家是來自于普通大學,其實很多很多人,他都是普通人,但是他有一個心理資本,他能夠持續的堅持的做某些事情,而且很任性的、很樂觀、很積極的面對這個問題,這是心理資本,這個心理資本幫助他走得很遠,我們叫培養后勁十足的孩子,所以一定要通過各種渠道給他植入積極的信心、植入一些力量,植入他應該做一些事情,不告訴他和教會他一些方法,實際上在高中學會了,在大學自然就會了,這樣的過渡,高中缺失太多,在大學補的時候更難補,很難補在哪?就是和家庭的連接,很多孩子很依老師,但是老師沒有時間,那么多學生,實際上他依賴于家庭的指導,其實孩子不是沒有想法,而是太沒有想法,而是不知道怎么做事情的想法,我們通過這樣的渠道,各個渠道,給他這樣的關注,給他一些力量,給他一些方法,每個孩子就像老師說的,就像生命力一樣,人是向上、向善,關鍵是給他一些舒緩的渠道。給他一些信息,不是多了,而是太少了,告訴他一些人文的信息,做人的理論,所以做人做事和做學問,做人是放在第一位的,學會處理,關愛他人,這些東西是人的根本的東西。

 [主持人]:就像今天這樣的講座,給孩子們一個很好的應對,剛才講的是自身的壓力怎么做。另外是對外,對外的壓力,我們統籌說一下,對外的壓力我們應該怎么做?[16:28] [劉海驊]:我覺得外在的壓力實際上是內心結構的一個反應,是一個映射,就像鏡子一樣,照到你的內心。每個人的眼中世界是不一樣的,外在的,我們剛才總結過,學業的,人際關系的、自我發展的、和父母關系的這些壓力,他的這些表現和內心都是相連接的,剛才老師也說到,孩子的內心,他的內心裝滿了什么,這個孩子先假設他,而且非常相信他,他自己有一個向上的力量,他是一顆種子,會長成蘋果樹或者梨樹,這顆種子在成長的過程中,作為家長或者老師能否關注它,有些人是內向的,有些人是外向的,有些人很感性,有些人很理性,家長是否關注到他的個性和不同,他被關注到,得到了很好的養料和陽光,就會得到很好的發展。另外,我們給這些種子施的肥是什么肥,不僅是灌輸科學知識、理論知識,而是給他灌輸一些,或者澆灌一些好的成長的,能夠促進他成長的一些方法論的東西,怎樣做人、怎樣做事情,怎樣跟人家交往,這些帶有智慧性的東西。這些智慧性的東西教給他之后,他能夠很好地吸收,而不是說我用一種很生硬的很理論化的東西去灌輸。為什么心理課特別容易受到同學們的歡迎,無論在中學還是大學,心理課在評論的時候特別容易受歡迎,我們教的不是知識,而是教你怎么生活,在種子很適配的化肥和養料去成長,成長好了,外在的壓力自然會解決。外在壓力對有些同學來講是很大的壓力,有些同學有很好的成長環境背景,對他來講并不是大的問題。對那些無法應對外在壓力的同學,給他一些養料,讓他成長得很好,自然而然就可以很好地克服這些東西。但是,對于那些沒有施對肥的,比如他明明是一棵梨樹,讓他結成蘋果來,我覺得有很多這樣的個案。我自己接觸的很多個案,家長想子承父業,讓他去學,或者讓他從事他自己不喜歡的領域,在這種情況下,孩子就非常的痛苦,因為那不是他想要的,那不是他希望達到的夢想和目標。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外在壓力顯得也特別的明顯和顯著。因為他不喜歡,他也覺得自己不勝任,也不適合,感覺很自卑。這種自卑也會蔓延到不僅學業還有人際關系,覺得自己并不覺得自己做一件能夠勝任的事情,覺得很自卑。在中學的時候也是這樣,你的學習成績不好,或者人際交往也不太好,在社團也沒有什么好的表現,會覺得自己挺自卑的,不如別人。這種自卑進一步影響到他的人際關系,你會發現,外在的壓力和內在的心理結構以及家長、老師對他的教育方式是否匹配,是直接影響到他們之間相互的映射關系。

 [張馳]:老師講得非常好,他在講的時候思考我自己,我的成長過程,我是一個什么樣的人,講得非常好。剛才倒著講,講到你如果讓一個蘋果變為梨,我為什么不做外科醫生呢?因為我動手能力比較差,外科醫生就像一個工匠,類似于這樣的,他做手術,動手,相當于做一個枯燥的工作,我的特點不是這樣的,是S型的人,是社會、溫暖、關懷、教導別人,還有其他的特質,我做老師,我覺得游刃有余,能發揮我的特長,我很喜歡給我的學生上課,希望跟他們交流和聊天,去啟發和思考自己,我找這個行業,覺得有價值感。如果做外科,很痛苦,因為它又不擅長做,又很痛苦學技術,鉆研技術的東西,像織毛衣一樣的感覺,不是這個孩子不行,而是他沒有找到合適的方向,遏制了他的創造性。壓力來自于哪里?他不匹配。所以把合適的人要有一個人的匹配,為什么講這個理論,我們要了解孩子是什么樣的人,有些孩子就愛動,天天做很多事情,特細節的東西,我和愛人不一樣,我細節做得不好,她做得非常好,我們倆搭配就很好,因為匹配度太好,人之間的匹配也好,家庭關系也好,我們教育孩子要有思考。

[張馳]:第二,就像種子一樣,我現在有孩子,特別有感觸,種子是一樣大,關鍵環境是土壤,如果土壤是干渴的,家庭是冷漠的,漠不關心的,誰也不理誰的,就像干渴的土壤,種子能發芽嗎?能發芽,長得不大,如果家庭全部是溺愛的,很多孩子是四個人愛一個人,像水一樣灌溉它,N多水泡著它,種子發芽也不好。過度的溺愛、批評或者指責也好,都沒有很好的成長環境,它有成長的規律,所以這需要藝術,外在環境,家庭來講,真是一個藝術感覺,因為每個孩子的方式真的不一樣,你沒有一個標準型的東西怎么教育孩子。有一點要把握,有時候要給一點壓力和要求,交流他的情緒和情感,但同時也有一些要求,不能沒有任何要求。

 [張馳]:第二,還是要讓他從事勞動,做家庭力所能及的事情。第三,家庭之間一定要相互溝通,經常吃吃飯,家庭之間聚聚會,同學之間,這也是必然的,因為要加強人際交往的能力,學會怎么與人相處,至少他是一個交流和宣泄的平臺,我們叫植入系統。能做到這一點,首先給他非常好的家庭環境,社會上很多孩子是同等的,為什么有些孩子出問題了,多數孩子很正常,一件小事為什么有那么大的情緒反應,背后是家庭的環境,如果把這個孩子塑造好,給他足夠的愛和支持,這個孩子面臨壓力也不會垮掉。我們經常文化里講到,身體發膚受制于父母,不可毀傷,孝之始也。一個人有孝道,這部分有了,不會采取極端事件傷害別人和自己,這是基本的條件。最主要是家庭環境營造和家庭氛圍營造,給他知識和愛,教他一些方法,這時候打都沒有事,沒有問題,不是說你真棒真好,也不是這樣講。所以,打不能用侮辱型的,用力氣,這就比較浮躁了。家庭環境塑造好,是給他的力量、愛以及方法的地方,他將來遇到什么壓力都不是問題。壓力的大小怎樣適中,可能很難量化它,如果家庭對他有愛和肯定,壓力一般來講不是問題。

 [主持人]:家庭是孩子心靈當中最重要的港灣。聽兩位老師說這個,我可以理解,有些家長會有這樣的疑問,老師們說的都可以理解,也非常能夠懂得怎么做,他很疑惑的是肯不懂自己的孩子,因為尤其到了高中的時候,這樣的孩子,不像小學生,你說一就是一,你跟他溝通非常的簡單,你說怎么是對的怎么是錯的,會服從你,到了初中和高中,有自我的意識,他開始有一個自我的空間,他開始不跟家長交流,開始遠離家長,家長很恐慌,尤其面臨很繁重的學業任務,家長說我想幫他,看不出他壓力大還是壓力小,有沒有明顯的特質讓家長更輕易的掌握孩子的情況,從而幫助他更好的成長呢?

[劉海驊]:我特別呼吁我們社會能夠建立一個家長學校類似這樣的東西,因為很多職業都需要一個認證,我們執業上崗認證,做家長一直沒有什么認證,生下來以后,自然而然成為家長,你也是老師,對他的教育也很大。我們家長也挺辛苦,也非常的無助,不知道該怎么做。有時候他們對孩子的愛,剛才張馳老師說到愛的問題,究竟是一個健康的愛還是溺愛,這很關鍵。也就是說,他如果在早期給孩子很多幫助他代勞,你什么不要做,家務不要做,你好好學習,給孩子有一種過度的保護,這種過度的保護有點控制,實施的溺愛,沉靜在一個很單純的環境里,只做一件事情學習,但是他其他方面的能力沒有得到發展,阻礙他的發展,他覺得很自卑,我其他方面不行,只是學習行。他的學習出現問題,就是天塌下來的事情,所以外在的轉為內在的。這個時候家長發現孩子很依賴他,一方面沒有想到破繭而出,另一方面又很依賴,這個時候,也為時不晚,比如初中到高中,可以嘗試把他放出去,就像風箏,往外放一點線,開始讓他做一點事情。張馳老師一直強調讓孩子做家務事,看起來是很小的事情,實際是讓他承擔家庭責任,通過承擔家庭責任,感覺有價值感,不是被養活的,我把學習學好了,才有資格活在這個世上,我可以參與別的東西,可以發揮其他的價值等等。千萬不要讓孩子覺得你回家,只能學習,其他不要干,一定要放任他們做一點家庭的責任,做一些生活自理的事情。通過這樣一些事情去觀察這些孩子,剛才你說到對于一個孩子來講,他進入叛逆期,很難和家長溝通,尤其是那些平時過度保護的和過度控制的家長,他們很慌神,覺得這個孩子整天敢跟我拍桌子瞪眼,有秘密不告訴我,有些家長撬柜子看人家日記,這不是一個健康的親子溝通的方式。家長首先需要通過觀察看到這些孩子可能會喜歡什么,他們的行為方式,通過細小的信息和線索推論一下,我覺得首先前提條件是家長對于孩子成長要投入足夠的耐心和一些精力。這種精力不是說作為間諜的方式,而是作為一個真正教育者去發現他身上的那些特點和特色,他的優點,他的愛好、喜好,你給予他一些適度的表揚和強化,更多的是給他們更多的空間,讓他們在空間里能夠發揮自己這方面的能力。避險能力后再鼓勵和強化他,讓他逐漸的在鼓勵和強化當中發展他比較擅長和比較喜歡的那一部分。家長看到他的優點和優勢的時候,家長就沒有那么焦慮了,不再覺得非常焦慮,每天盯著。所以,我剛才舉的那個例子,到大學還不斷的發短信,不斷督促他應該怎么做,以及不斷的用大片的篇幅發人生格言等,這些東西看起來是正確,但是家長不斷地給他洗腦,控制他的生活方式,我和家長溝通,我讓他們學會放手,學會信任孩子,對他的成長和他的優點、優勢都給予正性的強化,這種強化表揚、鼓勵,就會把自己小小的胚胎不斷地成長,他看到孩子的成長,家長自己反過來也會更加的放心,他就不會總是用很焦慮的狀態表達。

[張馳]:剛才我覺得談得特別好。通過家長,我接觸很多之后,發現一點,其實還有一個事情不可忽略,現在的孩子和過去的孩子不一樣,社會環境對于人的要求,就是對家長的要求,你會發現各種擇校等,讓家長有很多壓力,他不得不要求孩子這樣做,否則他會發現競爭失利這種感覺。還有中國體制里面,知識還是改變命運的途徑之一,這是現有的狀態,為什么現在還談這個事情。我們從內在環境和外在環境,為什么家長每天教育得那么好,不需要打罵,因為他知道學習是他自己的事情,這一點要把握住,你不能代替他,他不渴,他沒有動機,你代替不了他。剛才劉老師講得非常好,任何崗位,父母要培訓,怎樣做智慧型的父母,聰明的父母不會說你笨蛋,他不是笨蛋,也不會變成笨蛋,因為你在暗示他。有一個故事,說你是一個笨蛋,家庭條件非常好的孩子,反而報復社會,用一些東西發泄不滿,找到自我價值感,因為老被指責和被罵。作為父母,第一點要知道,孩子要順應他的發展規律,我周圍很多的同事,和孩子關系很好,似乎沒有給孩子的壓力學習,進入的都是名校,非常的好,每天都交流,最重要的都是交流,作為家長不是每天陪著他,早教班就可以了,忽略了情感交流。這是第一點。

 [張馳]:還有一點,很多父母如果內在是不自信的,內在是焦慮不安的,就會把這些東西投射到孩子身上,你要好好學習,你不好好學習將來考不上好大學,就沒有好工作了。這種壓力不是學習本身壓力,而是對未來恐慌的壓力,這種壓力對他學習沒有任何好處,反而對未來沒有希望的感覺。還有很多父母希望通過孩子來證明自己,因為中國人講,孩子上學,在哪上學,學習怎么樣,我們中國人還有一個面子問題,實際上通過孩子證明自己,如果孩子差一點點,就受不了,其實有時候不是孩子的問題,是我們自身的問題。家長成長是一個很重要的話題,家長要有意識的去了解。如果自身沒有自信的話,自身需要別人證明自己的話,他對孩子的要求是扭曲的,對孩子的要求不適度,孩子就會有抵觸,即使考上大學也會不開心。孩子不要比較,人家爸爸是部長,你怎么當科長,意思就是不要比較。第二,不要老說我是為了你好,價值條件化,記住一點,這個孩子學習好還是不好,你都是我的孩子,你會愛他,這樣孩子就會發展得很好,認為有價值感。家長要自信自己,家長是否焦慮、不安,從而帶給孩子的不安。

 [主持人]:這個系列講座受益最大的群體就是家長,家長太不容易了,要辛苦掙學費,還要考慮孩子各種各樣的問題。

 [張馳]:我也是家長,作為專業,要自我思考自己,我也不是做得非常好,但是我在不斷的學習,作為一個家長來講,不斷地學習,和孩子一起成長,成長的父母,這就是智慧的。

 [主持人]:我想到另外一個我以前看到的事例,特別有意思的母子,孩子上了高中以后,母親也非常注意培養他的興趣愛好,孩子可能這種階段出現在小的時候,今天我喜歡繪畫,明天喜歡音樂。孩子說我今天看到一幅特別有名的畫,美術是我以后的向往,媽媽開始給他買各種美術的東西給他,反而母親參與進來又說不喜歡美術,喜歡音樂,母親開始給他報音樂的班,母親一參與進來,孩子說不喜歡,我今天喜歡踢足球了。母親很困惑,他有這個藝術愛好,我應該培養他,我一培養他又不喜歡了,是跟我有關系嗎?[16:38] [劉海驊]:我感覺他在這個過程中,他有另外一個動力,就是表面上看上去是孩子的興趣在不斷的切換,好像對任何一個事情沒有長性,但是它的背后是孩子在挑戰母親,他不斷的要去轉換他喜歡的東西,去挑戰母親跟他有一個同步。當母親跟他同步之后,他又開始去轉換別的方面。所以,我覺得孩子和母親之間的那些動力是有一個特別有意思的一部分,我們可以去探索的。可能是他對于母親的一種挑戰,也可能是他去表達和母親去連結的一種方式,也可能是他去表現自己,相信自己能力的方式。

[主持人]:可能并不是處于自己的興趣愛好嗎?可以這樣理解嗎?

 [劉海驊]:對,像這類問題,我們在關系上要探索。剛才老師說了很多關于支持家庭治療的一個觀念,很多時候孩子上出現的問題,我們不要總是盯著孩子,覺得他的興趣總在遷移和變化,孩子的問題可能是一個索引,就像一本書的索引,通過孩子表現出來的問題,你可以查閱到家長自身有很多的問題。而家長自身的焦慮、抑郁和不安全的感覺,他可能會把它全部拋給孩子,讓孩子通過一些行為表現,表現出來。通過孩子的表現,我們可以看到家長可能在過去你的教養方式過程當中,可能會有一些是哪些不太健康或者不利于他成長的部分,孩子往往用這種方法去報復、攻擊和挑戰家長,好象他們自己也用自己的方式嘗試修復這種關系,我看到的是這部分。

 [張馳]:一個關系層面,還有一個層面,可能也符合他的情緒特點,他的年齡段,他就是一個不穩定性,他也在探索,或者沒有堅持的信心。而我們還需要一些信心,他原來也這樣,總是在調換。家長也是,他喜歡就買很多書,就變成很多壓力,他本來是體驗和探索階段,你給他變為壓力階段,要考級和證明,就無趣了。家長有時候不要愛得太過力,用力過猛就會損傷。我對你好,買很多書,讓你發展和學習,孩子嚇到了,覺得不舒服了,這個時候要探索,一是關系層面,這些父母要做工作,還要強化一些,比如你不愿意學習,談一下,為什么不愿意,家長還是要逼一下,家長堅持了,孩子也堅持了。堅持了,就不要走下去,不要老變化,他也有自己的任性,學習也是堅持,包括人生很多事都是堅持走下去的工作,痛并快樂著,有苦的東西,不是全面快樂的。如果全是快樂的,肯定會物極必反,一定是痛并快樂著。

[主持人]:張老師說得特別好,翻譯名人傳記,尤其鋼琴家,他們的母親在他小的時候,肯定用一種站在后面拿著直尺打的方式調教出來了。我們說了很長時間是家庭和孩子之間的壓力,剛才我們也說了孩子進入高中以及大學,開始漸漸遠離父母,他周圍的生活環境更多是周圍的人際關系對他的壓力環境造成的一些影響,我也見過我的大學同學,她剛入學的時候,她本來體形比較偏胖,在我們專業里面女生比較苗條的這種,而這個女生比較容易引起大家的注意,軍訓完了以后,因為軍訓的時候壓力特別大,這個女生特別像老師說的是咀嚼型的人,喜歡用美食來減壓,結果軍訓壓力大,她開始吃很多饅頭,吃得越來越胖,結果到大二的時候她的體形完全不受控制了,大家開始冷嘲熱諷,看你這個胖妞什么的,我們可能平常出于朋友開玩笑式的,但是對這個女生心理造成的壓力,慢慢的她開始遠離我們這些朋友,可能不跟同班人玩了,甚至不根同系的人玩了,甚至慢慢搬出這個宿舍到別的地方居住,她的體形也不控制,感覺不像以前那么陽光這種感覺了,是不是一個學生在處理人際關系上有了一些問題呢?

 [劉海驊]:這說到的是一個飲食障礙的問題,飲食障礙是很容易在女同學身上表現出來,她會表現出對自己的身材非常的關注,首先是對自己的身材非常的關注,然后這種關注會直接伴隨著她用節食的方式控制體重、保持身材。慢慢的,通過節食,他感覺到自己的欲望得不到滿足,就是想吃東西的欲望得不到滿足,就會暴飲暴食,不斷的吃。飲食上不規律的變化,她身材的變化,會直接導致她的人際關系會出現很多問題。首先是她自己對自己的一個評價、自我的認識。自我概念和自我認識出現了問題。我可能希望保持一個好的身材,希望保持好的身材就像是一個父母的要求一樣,嚴格的要求,我應該怎么做,但是她又有自己的欲望,又想吃東西,在這里面發生沖突,這個沖突導致自己的身材發生變化,這個變化又直接導致變化之后會對人際關系感到非常的自卑,在別人面前很自卑,尤其對一個女性來講,要保持一個好的身材,稍微有點偏胖總是會覺得很丟臉或者覺得很不自信。這種方式就影響到他和人際之間的交往,我覺得也是一個惡性循環的過程。社會評價,他人評價他的身材,通過這種評價變成對自我的嚴格要求,這種嚴格要求又去打壓和抑制了他內心的欲望,這之間的沖突造成他內心的混亂,導致最后他不愿意跟別人接觸。

 [主持人]:像這類的應該怎樣處理他的人際關系呢?

 [張馳]:剛才老師提到一句特別的好,這是全自我的問題,有的胖一點感覺,是很開朗的,沒有關系,心寬體胖,還有一個是虛胖,吃食物還跟什么有關系的呢?味覺型的人,跟關愛有關系。什么意思?尤其女孩子受了氣,她吃東西認為是一種愛,是壓抑憤怒。比如失戀也好,或者吵架了,我就吃,吃東西,不是食物本身,它有代替物,代替別人的關愛,所以你會想到,在生活里面,比如小的時候,不管是媽媽也好,或者爺爺奶奶給你做的食物,他看見你吃得很開心,這就是愛的體現。很多自我評價低的人,抑郁的人,就用食物壓抑憤怒,就越來越胖,他不會控制的。所以精神障礙里有一些人吃,是抑郁的體現,他特別在意別人怎么看自己,得不到別人肯定之后,就用食物來壓抑憤怒感,他又沒有表達,又不能正常宣泄,全部用吃下去,不斷地填補,它永遠像一個欲望體一樣,永遠也填補不了,這種欲望越來越強烈,所以她會很敏感,很多疑,慢慢就淡出人際的東西,遠離感。抑郁癥就有人際疏離感,所以如果說她看他生存的問題,要解決自我評價、自我意識,以及抑郁狀態,這才是更好的解決他現行的人際關系的體現,背面深層次是心理動力的問題。

 [劉海驊]:他和網絡成癮一樣,也是一種欲望的填補,進食的意向會更加的形象化,就是我把我的空洞、痛苦、憤怒都通過食物去壓抑和填補,當填補成為成癮行為的時候,自己也控制不住自己進食的欲望,爆發性就是不斷地吃,讓自己變胖,直接影響的是他在別人面前的形象更加毀滅掉。

 [張馳]:有一個孩子初中生,人際關系不太好,十幾歲到二百多斤,開始用盆吃,后來用鍋吃,到最后越來越自卑。所以這跟家庭還是有關系,這種孩子一般是愛的缺失居多,缺乏愛的補償,所以在吃的過程中獲得好的感覺,自己覺得自己不夠愛,自己是差勁的,所以別人覺得開玩笑,其實是很敏感的東西。

[主持人]:在兩位老師工作的過程中,接觸最多的學生來自于人際壓力有哪些呢?[16:44] [劉海驊]:人際方面,剛才說的是一種,特別害怕別人的評價,我們做調查的時候,在人際互動過程中,如果有這么幾種行為缺失的話很容易出現問題。比如說求助的缺失、拒絕的缺失以及助人的缺失,這些都是人際互動出現的問題。比如說求助的缺失,就在于他自己自我價值感非常的低,他覺得自己沒有資格或者價值找人幫忙,他們也不愿意幫助我,他們并不認為我很好很重要,他很害怕麻煩別人,我欠他人情怎么還,我麻煩別人,他們會很討厭我,覺得我是麻煩鬼,這是一個典型的。

 [劉海驊]:拒絕也很像,為什么不能拒絕別人呢?害怕破壞關系,而且他為什么認為關系那么容易破壞,就是因為他自己覺得自己不夠好,別人跟我建立好的關系,跟我建立一些好的關系是給我的一種施恩、施舍,如果我不能滿足對方的要求,我拒絕了他,關系就會破壞,所以不敢拒絕。

 [劉海驊]:還有另外一種模式,就是不能夠助人,不能服務他人,就是很自戀,以自我為中心的,他們總是想著自己的事情,總想著自己的資源不能被人侵犯,時間和精力不愿意有任何對別人的幫助或者幫忙,這樣的學生人際關系也非常的自高,其他的同學也會把他排斥在外。

[劉海驊]:我們發現前兩種的同學,人際關系表面上看是非常好的,因為人們很喜歡他們,他們又不麻煩我,我給他提的要求,他們也不會拒絕,有求必應的,這樣的同學會很累,他們終于有一天會爆發,突然就消失了,關系就突然斷裂了,因為太累了,沒有辦法承受別人的需求和別人的期望。我們會看到,其實這樣的人際關系也是很不穩定的。最后一種人際關系是很疏離的,永遠活在自己世界里,跟自己玩,和別人有很少的交際和互動。

 [張馳]:還有一點,我昨天談到一個人,他特別想做好人,幫助很多人。有的時候他很累,他想拒絕,但是不知道該怎么拒絕,他也是這樣,拒絕后害怕別人認為我不夠好了,或者有疏離感,所以這種拒絕帶來很多壓力,他自己事情很多以外,還要幫助別人很多事情,另外他希望得到別人的認可,背后還是希望別人認可他,內在的一種需要的感覺。這種感覺帶來很大壓力。人際關系里面我們看到一個心理學的現象,所有的心里問題最后表現出來,很多是體現在人際關系上,抑郁癥的人就跟人疏離,很敏感,害怕別人評價自己。還有比如人格障礙的人,跟別人沒有關系,沒有情感交流,我就冷漠,或者用人身攻擊,和別人不能很舒服、很恰當的表達情感,當我們看到三情,親情、友情愛情里面,人際關系是反映我們人生自我的狀態,自我是否足夠好,自我價值觀,所有問題回過頭來看,爸爸媽媽和你建立的關系是穩定的還是被肯定的這種感覺,才擴散到人際里面去,是一起連接的,最終還是我們自己成長的部分。

 [劉海驊]:學校里面經常見到人際沖突,我們社會上也有這種現象,比如投毒事件等等,往往在最后一個層面,就是比較自戀型的,以自我為中心的這種類型容易出現的,沒有考慮到別人。學校里面我碰到一個案例,男生宿舍,在上鋪裝窗簾,每次回到宿舍來誰都不理,直接進到按自己的空間,把窗簾全部拉上,還要拿著枕頭下面的小夾子把縫隙全部夾著,好像變得水泄不通,他和這個世界和我這個圈子要隔離,不要打擾我,我也不關心你們,他和宿舍里其他的同學是沒有話的。如果他的一些,比如晚上該熄燈了,他想玩游戲,他繼續去弄得叮叮當當響,他不會考慮到別人,其他同學很憤怒,但是他覺得這是你的問題,不是我的問題。所以他在他們宿舍,到后面演變成當他離開宿舍之后,同學們把門反鎖上,不讓他進來,半夜他上廁所,不讓他進門,他不停的敲,人家就不理他,敲了以后有問題的,大家共同對付我,他就把門踹開,然后開始大罵,之后就有肢體上的沖突。你會發現這個沖突是顯性的,我們還比較高興,沒有演變成用很惡性的方式傷害,還是可以以一種宣泄和表達的方式。我們也咨詢,也把問題做了一些處理。有很多時候,干擾到對方,不能站在對方的角度去考慮,他們可能會受到損害,他們的利益會受到損害。被干擾一方又很隱忍,他們也不用很正面的方式去表達和溝通,總是忍著忍著,忍到最后爆發的時候,可能就是一個惡性事件,惡性事件有可能通過顯性的,我跟你拳打腳踢,也可能用隱性的方式,比如投毒的方式來解決。

 [主持人]:感覺很多學生的人際關系的問題,很多都來源于他的不自信,一種跟別人的差距感所產生的,是嗎?

[劉海驊]:有一部分人際關系的問題可能是來自于他的自卑的情節,剛才說前兩類的不會求助和不會拒絕的,往往是自我的核心評價特別低,自尊特別低,自我價值感也很低,他們害怕跟別人建立聯系。同時他又會認為人和人之間的聯系,我和你建立聯系,就是因為我對你有價值,我要幫你處理你所有提出的要求,完成的事情,在這樣的情況下,這樣的同學活得非常的累,他們特別害怕建立新的關系,他們害怕新的成員、新的團體總是會回避和逃避,因為他覺得每建立一個關系,自己的負擔會更進一步的加重,要多滿足一個人的需求,所以他往往是回避的。

 [主持人]:今天非常感謝能夠邀請到兩位老師來到人民網跟我們分享這個話題,成長從壓力開始。就像老師所說的,每個人都要經歷一個化繭成蝶的過程,我們都要經過壓力才能更好地展翅飛翔。當孩子們面對壓力的時候也不要緊張,可以通過很多合理的方式舒緩壓力,找到壓力的根源,如果要是有問題的話,可以從中糾正,這是一個成長的過程。如果沒有問題的話,找到一個合適合理的排解壓力的方式。作為家長和學校,包括社會,也要多多通過我們這樣一種方式來教導,尤其家長需要學習,怎么樣幫助他們,而不是一味的指責,更多時候需要更多的關愛和鼓勵。非常感謝兩位老師作客。謝謝。

Copyright@2009-2018 株洲市南方中學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備18002763號-1  湘教QS7-200505-000292   投稿入口 校內辦公入口

株洲市南方中學 學校地址:株洲市蘆淞區董家塅

招生熱線

0731-28550326

28552555

株洲網站建設
九九99热久久精品在线6,538prom精品视频在线播放,免费三级现频在线观看,琪琪影院yy480线观看 在线无毒免费三级观看